首页/楼市焦点/正文

多地摇号买房引发热议 非限购区域出现炒房团身影

2018-06-08 来源:北京青年报
 
点击
 
评论

目前,在一些没有限购的城市,品牌开发商的售楼处,一些实际意义上的炒房团已经出现,虽然这些买房人并不承认自己是炒房客。

据长期致力于云南西双版纳房地产营销的孙先生向记者介绍,很多相熟的买房人一起团购房源,但他们的初衷并不是炒房,只要不贬值就可以了。毕竟手中的资金得有去处,目前各种投资渠道都不景气,买度假房,投资兼自住,双向选择。但大多数人还是倾向于未来会出售,否则就不会经常一出手就是好几套。

上个月,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8年4月份70个大中城市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统计数据。由于不具有典型性,西双版纳并不在70个大中城市范围内。不过,如果将同在云南,同样是旅游城市的大理作为对标,该地区房价出现明显上涨,大理新建商品住宅价格4月份环比上涨1.2%,同比上涨8.7%。

种种迹象表明,除了云南、丹东等涨幅较大的区域出现炒房客的身影,全国不少不限购城市都出现了组团购买的现象。这不得不让人与十几年前的温州炒房团联系起来。

温州炒房团,是从2000年开始温州人在上海、杭州、苏州、厦门、北京等地置业而得名。炒透温州本地楼市后,温州人开始大规模向外扩张,这就有了“温州购房团”。2012年下半年随着经济形势的发展,房价不断下跌,温州炒房团才淡出了市场,而且一蹶不振,2015、2016年的房价暴涨,已经鲜见温州炒房团身影。

国人注意到温州民间资本的威力,最早是由炒房开始。1998年到2001年,温州的民间资本大量投入当地房地产,市区房价快速从2000元/平方米左右,飙升到7000元/平方米以上。2001年8月18日,第一个温州购房团浩浩荡荡开赴上海,三天买走了100多套房子,5000多万元现金砸向上海楼市。同时,另一支购房团前往杭州。随后几年,约2000亿元温州的资金投向各地房地产,其中北京、上海两地集中了1000亿元。此外,温州资本还先后大举进入了杭州、青岛、重庆、沈阳等城市。温州炒房团所到之处,当地房价一路狂飙。

2012年8月,十多年叱咤全国市场的“温州炒房团”,在该轮房地产调控中受到重创。以温州为例,新建商品房比最高价时已下跌百分之三四十,再加上过高比例融资的财务成本,温州炒房者把房子卖出去,也已经资不抵债。而炒房经济也导致了本地实体企业状况不佳,2012年上半年六成温州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出现减产或停产,实业资本进入房地产动力锐减;资金运作成本高,交易及融资成本在15%左右,如果房价上涨未超过15%以上,投资就意味着保本或亏损。

除了炒房团的覆灭,炒房客也在此轮调控中遭遇滑铁卢。比如燕郊之鉴。

调控之下,2017年以来北京房价都跌了15%以上,环京楼市则更惨。燕郊等地房价已经接近腰斩!首尔甜城是燕郊最为有代表性的楼盘,最高的时候房价接近每平方米4万元。据说链家二手房统计数据显示,3月份首尔甜城的成交均价为2.2万,商住公寓当初最高近3万,现在才1.3万!由于三年的社保限制,房价再跌也没有资格买!而高位买入的已经套牢了,房价下跌三四成,再加上利息等财务成本,资金不足的炒房者面临资不抵债。

北青报记者曾与一个基金公司房地产负责人交流,他前不久前往大厂某大型开发商项目谈收购合作,开发商为了完成业绩,拟将两栋楼6折卖给该基金。大厂没有限购时,该项目每平方米售价3万元左右,而卖给基金的价格在18000元/平方米。开发商帮着基金卖房以及网签。

开发商信誓旦旦地表示:三年之内,大厂房价仍然会回归到3万元时代。该基金公司人士反问了一句:那能不能这么签合同,三年后如果没有涨价,开发商以每年10%的利息加本金还给基金?开发商哑口无言……就因为这一句话,基金公司果断放弃了该项目的收购。

连开发商自己都没有信心,炒房客底气从哪里来的呢?


网友参与评论
 
条评论
表情
点击加载更多
返回顶部